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晖

随便写写人口、生育、社会方面的短文,欢迎转贴

 
 
 

日志

 
 

二胎方案不能再打折扣  

2010-01-14 01:07:09|  分类: 个人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晨晖

在一胎化生育实行了三十年后,中国的人口改革再次被提上日程,目前人口管理部门和人口学者纷纷提出自己的人口改革方案,基本上可分为彻底废除计划生育、完全放开二胎和有条件的放开二胎等几种改革模式,二胎方案是最近争议的焦点。

1980年中国发表《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正式提出一胎化的号召,中国开始实行独生子女政策,但在这封信里已经明确说明:“到30年以后,目前特别紧张的人口增长问题可以缓和,也就可以采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从1980年算起,今年恰恰是独生子女政策的30年截止年份,如果政府信守承诺就应该改变,“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何况是做出庄严承诺的堂堂的国家政府机构。

结合人口变化的轨迹回顾计划生育所走过的历程,中国已经几次错过人口变革的时机,导致了中国老龄化、性别失调等一系列的人口问题,人口危机已经显现。在1980年,中国生育率已经从1970年的5.8快速下降到2.24,接近世代更替率水平了。随着其后改革开放带来的经济起飞和城市化的发展,可以预料中国的生育率还会进一步走低,这个时期应该重新评估此前提出的“一个太少,两个正好”的人口理论,但中国官方却反其道而行之,错误实行了强制一胎化这样的极端的人口政策,让生育率加速下降;90年代初,当中国总和生育率跌破人口世代更替率2.1的时候,中国就应该调整一胎化的人口政策,以实现人口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但人口政策纹丝不动,并强化执行;1999年中国进入了老龄化社会,2000年中国的生育率只有1.22,当时就应该因时制宜放开生育管制,但中国却在2001年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2002年国务院出台了《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事实上收紧了人口政策。现在又到了中国人口调整的关键时刻,选取何种改革方案对于将来中国的人口走向将产生重大影响,甚至决定了中华民族的兴衰成败,我们不能再错失时机了。

目前的人口改革方案可以划分为以下几种:

第一种方案,彻底废除计划生育,放开生育管制,一步到位的完成人口改革,并择机鼓励生育,易富贤(《大国空巢》的作者)、王鑫海、杨支柱先生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第二种方案,主张实行家庭计划(也可能在家庭计划的前提下鼓励生育),赞同和支持先放开二胎再全面废除计划生育的两步走方案,何亚福、梁中堂、防风、阿蚌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第三种方案:完全放开二胎,不能附加任何条件。广东省政协委员、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郑梓桢就曾建议,无论城镇还是农村,应该普遍允许生育两孩,此方案在网上民意很高。

第四种方案:附加一定条件的二胎方案,这不能算是真正的二胎方案,比如田雪原提出一独放二,即夫妻双方有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允许生育二胎;曾毅提出城乡妇女逐步平稳过渡到28岁都能生育二胎。

第一种和第二种是殊途同归,外在形式不同但实质相同,都是要求废除现行的政府强制性的计划生育,考虑到决策层要保持所谓的政策连贯性,加上既得利益者的阻挠,第一种方案短时期内较难实现,否定了此前的计划生育,是官方不能容忍的;第二种方案外在形式上较为柔和,但能否立即实行也还是个未知数,困难重重,不容乐观。

第三种方案是一个过渡性的妥协性的方案,缺点是没有实现公民的生育自由,有着严重的缺陷,不能作为反计的终极目标,优点是较为现实,能够得到下层绝大多数人的支持,也可减少来自上层的反对人口改革的阻力,可作为一个最终废除计生政策的跳板,通过“完全二胎——自主生育”来实现公民的自主生育。而且对于极少数想生育三胎及以上的家庭也是有益处的,因为对于一胎化而言,生育三胎是超生2胎,而对于二胎方案而言,只是超生一胎,降低了“超生”的成本和代价。

第四种方案是不能接受的,不过是一胎化的延续和变种,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二胎方案,但却是很多计生委官方和学者最为青睐的。原中国社科院人口所所长田雪原在2009年12月在《人民日报》发表《新中国人口政策回顾与展望》中提出了以下人口改革的建议:其一,全国不分城乡,夫妇双方均为独生子女者,一律允许生育两个孩子。这一条现在即可实施。其二,夫妇一方为独生子女者,允许生育两个孩子,农村现在可以实施,城镇可从“十二五”开始实施。其三,在有效制止三孩及以上多孩生育条件下,农村可普遍允许生育两个孩子。

在生育权方面理应一律平等,但计生政策从一出台就把中国的各民族各阶层打上了不平等的烙印,具体表现为民族的不平等,城乡的不平等,双独和非双独的不平等。人口改革本应尽量破除这些生育歧视,但所有的附加条件的二胎方案(包括田雪原的三个建议)则是在原先不平等的基础上再人为设定了新的不平等条件,违背了生育平等的原则,只要中国还存在生育歧视,那么“以人为本”只不过是一个口号,一个笑话,一个谎言。从田雪原的三个建议来看,对于生育二胎,除了为了限制而限制外,看不到一丝一毫合理之处。按照计生委的解释,实行计划生育是由于资源所限,为节约资源,必须控制人口的数量,提高人口素质云云,可是按照田雪原的方案,放开独生子女和农村地区生育二胎,限制非独生子女和城市地区生育二胎,难道非独生子女和城市地区生育的孩子比独生子女和农村地区的孩子多占用了社会资源?还是城市人口的生育意愿比农村地区高,才必需严加限制?抑或城市地区经济文化比农村落后,多生育子女无法保证孩子的教育和抚养,为了提高人口素质必需限制?

田雪原的一独放二不过是一种拖延战术,试想,一独放二拖个十年八年,完全二胎再拖个十年八年,实现公民的自主生育权则是遥遥无期,而生育意愿最为旺盛的70年代前期出生的妇女很快就过了孕龄期,留下了无法弥补的遗憾,在中国老龄化不断加重、出生性别比不断攀升的情况下,这不但是个人的不幸,家庭的遗憾,也是民族和国家的损失。

一独放二还远不如曾毅教授的二胎软着陆方案,曾毅教授的建议如下:“逐步平稳过渡到城乡妇女年满28岁都允许生二孩。因地制宜,研究确定一个各地不同的二孩政策放宽起始年龄(例如,34-35或33-35岁)。然后,每隔一年普遍允许生二孩的低限年龄下降一岁,至2015年前后在城乡实现年满28岁妇女都允许生二孩的软着陆。同时,通过宣传教育与社会经济激励机制大力提倡鼓励适当晚育间隔。为了避免群众因怕政策变化而抢生造成生育堆积,建议一开始即郑重宣布年满28岁妇女都允许生二孩的新政策决不会再收紧,给群众一颗定心丸,以大大降低二孩晚育软着陆的难度。”这个方案虽然设定了年龄的限制,但过了一定年龄的妇女还是都能生育二胎的,但是按照田雪原的一独放二,非独生的家庭生育二胎的权利被完全剥夺了,即使以后放开,相当一部分妇女也失去受孕的年龄,等于是终身剥夺了她们生育二胎的权利。

  完全放开二胎是应对中国人口危机的需要,中国自1999年正式步入老龄化,老龄化进程不断加快,预计到到2020年我国60岁以上老龄人口将达2.5亿,中国将步入严重老龄化阶段,到2050年时,将会有4.38亿中国人年龄达到和超过60岁,中国将步入超高老龄化国家行列,未富先老的中国又是世界上性别比失衡最为严重的国家,男女性别比严重失衡,其中0至4岁儿童性别比已升至123.26,全球最高,预计2020年中国将有4000万光棍无妻可娶。完全放开二胎,可以部分延缓中国的老龄化的进程,遏制性别比的升高,一举两得,有利于中国人口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目前不但应该完全放开二胎,还应将生育同户口以及节育措施脱钩,比如很多地方规定,生育二胎后必须做结扎手术,否则不给新生婴儿上户口,使得本来符合生育二胎条件的家庭打消了再生育的念头。2001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明确规定:“国家创造条件,保障公民知情选择安全、有效、适宜的避孕节育措施。实施避孕节育手术,应当保证受术者的安全。”,“计划生育技术服务人员应当指导实行计划生育的公民选择安全、有效、适宜的避孕措施。对已生育子女的夫妻,提倡选择长效避孕措施。”,本来对于公民的避孕措施计生服务人员是提倡指导而非强制,公民有自主决定权,然而很多地方却规定一胎必须上环、二胎必须结扎,否则不给新生儿上户口,相当一部分婴儿成了黑户,给他们的上学、就业、结婚带来了诸多不便,以人为本变成了空谈,依法治国成了摆设。

一胎化已经实行了30年,蓦然回首,中国民众为此付出了巨大牺牲后换来的却是危机四伏的人口困局,目前本应一步到位彻底废除计生,考虑到种种的困难,二胎方案是退而求其次的妥协方案,但二胎方案不能再做妥协,不能再打折扣,二胎方案的出台应该是彻底的,不附加任何条件的,否则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二胎方案。

  评论这张
 
阅读(9333)| 评论(9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