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晖

随便写写人口、生育、社会方面的短文,欢迎转贴

 
 
 

日志

 
 

也评“少养专家多养猪  

2009-07-17 22:12:55|  分类: 个人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晨晖

 

计生委的“名言”“要想富,少生孩子多养猪”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不过他们的父母如果知道其不肖子孙做了如此之多伤天害理的勾当一定为当初作出生养他们这一错误决定后悔不已,,后来迫于压力,这个口号悄悄的撤换了,目前已经不多见了,看来再穷凶极恶的歹人也还是要脸的。

然而看一看近来频频见诸媒体的官方御用专家的高论,不少网友不由得发出感慨,其实那个口号可以改一改,变成“要想强国,少养专家多养猪”,这一调侃式的论断,渐渐走红网络,可能有人为之鸣不平,下面我随手举几例:

李小平(自称半个诗人),中国社科院人口所的研究员,主张将中国人口降到三亿以下,并且多次反对调整目前一胎化的生育政策,问及计生造成的老龄化如何解决时,他赋诗一首作了回答《笑迎人口老龄化,老来我自有安排》:“车到山前必有路,无路我就跳大江。反正早晚是一死,人生不过梦一场。”笔者点评:希望他现在就跳江,即可减轻纳税人的负担,又能减轻按照他所说的人口多带来的人口压力。

邬沧萍,中国计划生育协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多次反对调整现行的生育政策,他认为:“现在增加出生人口,意味着扩大了60年后的老年人数量,不但无助于缓解我国长期的人口老龄化,反而造成恶性循­环。”笔者点评:这是混蛋专家还人口专家?所谓老龄化是指老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率,而不是指老龄人口的数量,这是一个最基本的人口学的常识,举个例子,印度的老年人比新加坡多,但印度是世界上很年轻的国家,而新加坡严重老龄化。

翟振武,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由于我国实行计划生育,为社会和国家节约抚养费约17万亿元。”  引用何亚福先生原话点评:“难道实行计划生育少生的孩子都是废物吗?难道孩子长大之后不会创造出比抚养费更大的价值吗?!如果少生孩子就是“节约抚养费”,那么一个孩子都不生,岂不是节约更多的抚养费?”

程恩富,社科院学部委员、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创新性的提出“老龄化社会是好事情,最好早点到来”,“丁克家庭对国家有贡献,应该鼓励并享受高保” 点评:如果丁克是做贡献,那自杀贡献更大,杀人后再自杀岂不是双倍的做贡献,请程教授以身作则吧。

中国科学院国家健康研究课题组,2008年10月7日发布《国家健康报告》,报告称“社会责任美国垫底,中国居首位”。笔者点评:不是我相不相信,关键是炮制此文的专家们自己能相信吗?充分验证了中国御用学者们“智商无下限、无耻无上限”的理论。

汶川地震后,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王兆山赋词一首《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天灾难避死何诉,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银鹰战车救雏犊,左军叔,右警姑,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笔者点评:他不像是作家协会的,倒像是作孽协会的,出了孔孟两位圣人先贤的齐鲁大地,怎能有如此无耻之徒,无语,借用网友写的一首词来回复吧,《江城子、拟兆山死后作》:“死后方知太难堪, 爹不哭,娘不唤, 四邻八舍, 争将喜讯传。 十三亿人齐声赞, 死得好,王八蛋 。失魂落魄到阴间, 左牛头,右马面, 油锅红烧, 炸个稀巴烂。 若有来世唯一盼, 再不做,王兆山。”

(特别说明,近期受著名民间人口学者何亚福、易富贤等名家的影响,对计生问题十分关注,因此举例时对官方御用人口专家格外“垂青”,请大家不要感到意外)

通过以上例子大家应该明白“少养专家多养猪”的含义了吧?恐怕猪如果有思想也耻于同这些无良的专家为伍。

下面先谈谈猪的优点。从古到今,猪的名声一直不太好,与之有关的词语基本上都是贬义的,比如狼奔豕突、猪头猪脑、猪狗不如等等俯拾皆是,然而猪全身都是宝,猪皮可以做皮革,猪肉可以食用,猪鬃更是用途广泛,在神话里,猪八戒是堂堂的天蓬元帅,降妖伏魔、除暴安良,在众神之中也有一席之地,无论从哪方面看猪都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楷模,有如此多的优点,却落得个“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的下场,未免冤枉,九泉之下,猪若有知,一定会感叹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当然猪再好,也不能和孩子相提并论,大家都说孩子是祖国的花朵、民族的未来,可从来没有人说猪是祖国的花朵,民族的未来。尽管计生工作者视婴儿若寇仇,必欲除之而后快,并提出了“要想富,少生孩子多养猪”的理论,但是如果谁用猪来和他们的孩子做交换,估计他们也不会同意。

下面再谈谈无良专家的危害,他们是纳税人供养的,理应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服务社会,造福苍生,为上层提供正确的建议,为大众普及客观的学术理论,然而他们却在威胁利诱之下,出卖良知,歪曲事实,误导民众;他们高官厚禄,锦衣玉食,吃的是美味佳肴,挤出来的却是祸国殃民的毒汁,为世人唾弃。

为何专家频频侮辱我们的智商?其实不是专家的智商出了问题,而是专家的良心出了问题,慑于压力,诱于利益,良心、理性、人格早抛到九霄云外了,前面提到自称“半个诗人”的李小平,写过两首诗道出了他的内心独白,一首是《善意的劝告:真话应少说》:“既生在中国,真话应少说。须知碗中肉,常赖嘴定夺”。另一首是《理直气壮说假话》:“志新因言割喉管,罗克因语脑开花。苟且偷生真要义,理直气壮说假话。”

其实中国的古代的知识分子还是很有风骨的,这与他们接受的传统文化、儒家教育是不可分的,比如明朝的方孝孺 宁失十族,拒写诏书,气节凛然,他的弟弟方孝友同样是铮铮铁骨,宁折不弯,临刑之前赋诗一首安慰其兄:"阿兄何必泪潸潸,取义成仁在此间。华表柱头千载后,旅魂依旧回家山。"我读过的诗中,这首是最让我感动的,想一想,在刀矛林立、杀气腾腾的大殿,一介书生面对暴君从从容容的吟诗、坦坦然然的走向刑场,足以光耀千秋。

Hou清建国后,尤其是反右以后中国知识分子(特别是研究社会科学方面)集体堕落,骨头是最软的,最典型莫过以投机阿谀见长的郭沫若,在两个孩子被红卫兵打死后,他仍然称颂“文革”是“前无古人的伟大壮举”。

当然专家只是一个提线木偶而已,真正发号施令的是幕后的操控者,有的知识分子自嘲“我是*(绿霸提醒您,以上属于敏感词,已被自动屏蔽)的一条狗,守在*的大门口,让我咬谁就咬谁,让咬几口就几口”,上层指鹿为马,专家一定拍胸脯以“宝贵“的人格担保,那绝对不是鹿,而是货真价实的千里驹。

 “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免责声明:以上文字复制于《三国演义》第九十三回,本人亚不明白其全部或部分意思,更无法说明同意或反对其全部或部分观点。如有疑问,请联系原作者罗贯中先生,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1101)|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